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真爱无敌歌词 >> 正文

【流年】私奔的约定(岁月征文·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在“北方馒头”的叫卖声中醒了过来。

清晨的末梢里,还有月亮清淡的影子,在那里舔着夜里残留下来浅薄的余味;窗外的柳条,枕在冰冷的不锈钢窗户上还没有完全醒来。随着那最后一抹清晨前的夜光轻飘飘地落在潮湿松软的草丛上,崭新的一天呼拉拉地到来了。

起床后,推开窗,望向那条烟火正浓的街道。料峭春寒的清晨里,清洁工人手握扫帚将昨天被人们丢弃的种种丑陋的、肮脏的、烦恼的生活垃圾一一扫进垃圾桶里面,整条街道顿时干净整洁起来。

当朦胧的日出透过混沌的雾层在整个大地散漫开来的时候,安静的街道开始被喧嚣所替代。汽笛声,喇叭声,叫卖声,脚步声,成就了一个响当当的世界。

“仁和楼”今天的第一笔生意开始了,锅里的第一碗小馄饨被翻滚在热气腾腾的沸水里。“一口甜”今天的第一碗冒着热气的玉米粥从锅里盛起来端上了餐桌。

十字路口的红灯下面,一对暮年夫妇,十指相扣紧紧相依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绿灯。潮湿的光线照在他们皱褶而幸福的脸上,像是两朵绽放的桃花。

“唐青,你在看什么?”韩东起床了。他来到我的身后,我居然不知道。

“我在看时光中的幸福。”

“时光中的幸福?”

“嗯。”

“你们这些喜欢写文字的人说的话,总让我们这些粗人听不明白啊。你继续看时光中的幸福吧,我要去上班了。”

“今天不是周六吗?”

“是,但是周六也得加班呀。”

“……”我看向正在打领带的韩东,一阵无语。和韩东的认识,源于姐夫。韩东和姐夫是大学同学,也是有忙必帮铁哥们。那次韩东去找姐夫,正好我在姐夫家里。韩东初见我时,两眼放光。说实话,我并没有觉得自已有那种被韩东一见钟情的魅力,我是一个简单又朴素的女子,不喜欢在脸上涂脂抹粉,不喜欢穿红戴绿,连头发也只是扎个简单的马尾巴。而韩东长得帅气大方又有事业。

可是在爱的世界里,没有配不配,韩东对我进行着死缠烂打式的追求,我说自已配不上他,他说我身上有一种脱尘的清纯,他就喜欢我这类型的女子。爱情,是一个多么魔鬼的东西。

韩东每天接送我上下班,有时候他们同学聚会什么的总要拉上我,给人介绍说我是他的女朋友。当韩东经常带着一束鲜花在办公楼下等我下班的时候,我看到一双双羡慕嫉妒的眼神,虚荣将我的心填得满满的。

恋爱和婚姻却不同。拿韩东的话说,恋爱的时候花前月下是必须的,婚后他得为我提供最丰富的物质生活而不断奋斗。

和韩东结婚两年以来,日子过得波澜不惊。韩东整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他以为给我最丰厚的物质生活就是给了我最大的幸福和快乐,但是他却忽略了我精神上面的需求,他更忘记了我是一个精神至上的人。

上午九点半的时候,阳光照射在身上,暖暖的。彼时,我正在书房里续写我的小说《尘埃里的花》:其实小曼的要求很简单,她只想寻得一个与她心灵相通的爱人,过着简单温暖的小日子,而这些与名利地位金钱没有关系。可是,为什么她却遇不到一个彼此相懂的男子?为什么她遇上一个彼此懂得的人是Z,而Z却是一个女子?而且Z还是一个有婚姻的人?

写到这里,电话响起,是姐姐。姐姐说姐夫的妹妹来了,让我和韩东一起去她家里吃饭。韩东我是不指望他有时间陪我,于是也懒得告诉姐姐韩东今天加班。

姐姐一家三口,是众多人羡慕的家庭。姐夫的老家在哈尔滨,姐姐和姐夫是在江阴工作时认识的,他们婚后就在江阴落了户。姐夫是一家公司的销售部经理,人善良又体贴。姐姐的儿子洋洋是一个活泼可爱健康的聪明小子。更让人羡慕的是姐姐和姐夫的感情一直很好。妈妈总说如果我和韩东能够像姐姐姐夫这样恩爱,她就放心了。

我知道,我的婚姻远远比不上姐姐那样幸福。姐姐和姐夫总是成双结对,而我总是形单影只。如果说韩东对我不好,这倒说不上,除了没有时间陪我,他什么都好。可我真正想要的就是他的陪伴。

刚进姐姐家门,洋洋的笑声就传了过来。洋洋跑过来拉着我的手说给我介绍他的姑姑。我抬起头,接触到一双黑而亮的眸,那是一位漂亮的女子,她朝我淡淡一笑。

经姐姐介绍,知道她叫心禾。和心禾客气地互道了一声“你好”。然后姐姐去厨房忙,我和心禾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你今天没上班?”心禾问。

“今天周六。不过,就算不是周六,我也不上班。”

“可以不用上班的女人,是幸福的女人。”

“幸福的定义和形式有很多,每个人对于幸福的理解和要求也各不一样。我的幸福只与精神紧紧相连,与其他没有直接关系。”我这样说的时候,心禾向我投来一抹温柔的目光,说,“你说的,我懂。”

“谢谢。”我对她说谢谢不是客套,我是真诚谢谢她的懂得。虽然我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懂。事实上,我不上班并不是我的本意,韩东说他养得起我,要我乖乖在家里看看书写写小说就行了。

“你哥和我姐结婚的时候,怎么没见着你?”我一边啜着柠檬水一边淡淡地问。

“哥哥结婚时我在美国进修,最近才回来。”

“嗯。以后打算在哪里?会待在江阴吗?”

“我先回哈尔滨陪我爸妈一段时间时候再打算在哪个城市发展。”

……

吃过午饭,大家闲聊了一会,姐姐说要送洋洋去学拉丁舞,交待姐夫和我陪着心禾。心禾说想去郊外走走。我欣然答应作陪,毕竟郊外的风景比起市区硬棒棒的建筑来得更让人惬意。

姐夫说让我俩个小女子自由活动,没有跟着我们。

带心禾来到敔山湾。敔山湾离江阴市区有七公里,是一个生态资源丰富由三座小山围绕而成环境优美的一块风水宝地。这里是一片纯粹的大自然景色,没有任何的商业气息。敔山湾的天空像棉花一样软绵绵,地下的小草开始泛着那蠢蠢欲动的绿意,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小花在那里等待着绽放的声音的到来。一群群的人在那里放着风筝,天空中的风筝一个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好看。东边有一道小木桥,小木桥下的河水碧绿碧绿的,河周围是一片茂盛的芦苇,风轻轻吹着,芦苇沙沙响着。

我和韩东谈恋爱的时候,韩东常常带我来这里,那个时候我是真实地快乐着,只是这份快乐存留的时间太短暂。

“这里真美。”心禾说道,然后大口大口呼吸着这里纯净的空气

“是,这里真美。我好久没来这里玩了。”我幽幽地说着。

“这么美的地方,你为什么不常来?”心禾微微侧过身面对着我说。

“我最怕一个人外出游玩,因为我害怕孤单。”我的眼神开始变得空洞起来。

“你,不快乐?”心禾面朝着我,那美丽的眼睛向我投来一抹复杂的神情。

我望着天空中五彩的风筝,没有回答心禾。心禾没有再问什么。或许,聪明的女子就如她这般,不会深问一些让人不愉快的问题。也或许,不需要问,心里就已明了。

接下来我们聊到文学。心禾说,现在的人追求着一种精神上面的共呜,而文学是心与心最好的交流桥梁,一些商家就看准这点,一个个兴办起文学网站。后来我们聊到城市的建筑。心禾说她学的是建筑,正在考虑着在国内发展,只是还没有想好在哪个城市。

送心禾回姐姐家的时候,夜幕开始降临。这之后,再见心禾的时候,已是半年之后的事情。在这半年之中,其实我基本上是把心禾忘记了。未曾想到,再见时,却不曾有陌生的感觉。

于千万人之中,我只回头看了一眼,却恰巧遇到了那个人的视线。这一眼,改变了太多太多。

那天上午我去无锡新世界百货,在等电梯时,我百般无聊地朝左边看了一眼。我的天,我居然看到她。几乎在同时,她也看到了我。一刹那间,我俩的目光连接到一起。那眼神里面,有意外有惊喜。

心禾,这个女人还是那么美丽,甚至比半年前更加地有韵味。黑的发,黑的眸,纤身细腰,肤如凝脂,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把无锡的美女们比了下去。

“是你。”心禾朝我极速走来。

我有些激动,甚至有些不知所措。“是我,谢谢你还记得我。”虽然我的话中有些客气,但是心里却觉有一种久别重逢般的喜悦在那里荡漾。

“我一直都记得你。”心禾看着我的眼睛温柔地说。

“你到了无锡怎么也不告诉我……们一声。”我本想说“怎么不告诉我一声”,但是想想,这么说,有些套近乎了,于是说成了我们。或许写文字的人心太细,容易与一字一词去计较个半天。

“我被无锡一家建筑公司聘请,昨天才到无锡。本想安排好一切再去江阴找你们的,不想在这里遇上了你,真是巧呀。”

那天,我们匆匆聊了几句,心禾说今天十点要去公司报到一下,说改天联系我。我们互留了手机号码,然后看着对方在彼此的视线里消失。

“唐青,等我这次进修回来,我们要一个孩子吧。”

我看着韩东眼神里面的期盼,点了点头。我和韩东结婚两年半了,可能确实需要有一个孩子来充实我们平淡如水的生活。

韩东这次去新加坡进修半年,本想带我一起去。可是他不是去玩,我跟着去实在不是个正事儿。机场广播里提醒着大家准备登机。

“唐青,我爱你!等我!”韩东紧紧搂住我并在我的耳边轻轻说完,然后他放开我朝机舱进口处走去。韩东在我视线里渐渐远去,我的眼睛开始潮湿起来。其实之前韩东也曾无数次出差,但是我从来没有像这次这么不舍得他离开。或许,我是越来越害怕寂寞了。

正要离开时,却听到韩东大声喊着我的名字,然后看到韩东向我跑来。我也向韩东跑去,我们紧紧相拥在一起。韩东说以后一定花更多的时间陪伴我。不管他能不能做到,但是听到他如此说,我还是一阵感动。原来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一切早已成为习惯,这与感情的深浅没有关系,这与爱不爱也没有关系。突然觉得,我们的生命在无形之中紧紧联系在一起。我的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滴在韩东的肩膀上。

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地面潮湿一片,呼进嘴里面的空气潮湿一片,我的眼睛潮湿一片,整个世界潮湿一片,我的心也潮湿一片。

回到家里,对着窗外一阵发呆。我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我如何打发。韩东在家的时候,虽然待的时间有限,但多少还有人的气息和声音。他一走,偌大一个屋子里,真的是掉一根发丝也听得见落下的声音,想到这些,我心里一阵阵发凉。

这时,接到心禾的电话。心禾的电话来得真是及时,我有些激动甚至有些兴奋。心禾说她在江阴,约我见个面。

江阴虹桥路上岛咖啡馆,我和心禾面对面坐着。这女人呵气如兰,一种女人的香味扑鼻而来,到底是有品味的女子,这香味,怎么闻都觉得好,不浓不淡,正正好。

“我刚到江阴就联系你了,还没有来得及去我哥家里。”

“呵呵,谢谢你记得我。”说实话,我被心禾这么真诚的记得感动着。

接下来我们聊着分别半年以来各自的生活。我说我的生活日复一日都是一个版本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发生,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出去吃个早餐,回来看看书,有灵感就写写小说。下午睡一觉后偶尔去书店逛逛,晚上在家等着韩东回来。

心禾说她这半年,去过几个城市。有比无锡更好的选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终她还是选择来无锡。

“青。”心禾轻唤我的名,我听得心里顿里一阵温暖流过。从小到大,只有姐姐如此亲昵地叫我。姐姐对我的这亲昵里面,是无限的宠爱。

“嗯。”我抬头迎上心禾美丽温柔的目光,和心禾四目相对的感觉很温暖。

“你还好吗?”心禾看着我轻声问。我有些慌张,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如果我说好,这是骗人的话。但是我也不想说我过得不好。我将目光从心禾的脸上移开端起面前的咖啡轻啜一口,想要以此掩饰什么,说,“还好。”

“青,我真心希望你过得幸福快乐。”

我向心禾投去感激的一眼,心禾真诚的情谊让我感觉到一份别样的幸福,我的眼睛不由得有些潮湿。

“不管生活给予我们是快乐或是悲伤,我们能做的是学会将快乐放大,把悲伤缩小。”

我想起当初心禾说,“你说的,我懂。”虽然我和心禾没有真正相处过,但是我觉得她是懂我的,她懂我的寂寞,她懂我的空虚。或许人与人之间的懂得,并不是完全建立在相处和交流的次数与长短之上,有时候一个眼神就足够懂得。

我说青果路是江阴小吃一条街,带她去吃,她欣然答应。吃完我带她到步行街闲逛,逛华地百货,逛华联商厦。然后我们再去吃小吃,逛步行街。这晚,我们玩得特尽兴。

“心禾,谢谢你陪我。”我说。看着路灯之下的心禾,别是一番夜景。

“我以为是你在陪我。”心禾说话的时候,总喜欢看着我的眼,我总被她看得有些不知所措。

“不,是你在陪我,我是一个需要人来陪的人。”

“他呢?”

“他出差了,今天刚走的。”

经常癫痫是怎么回事
癫痫病平时有什么表现
儿童癫症治疗哪个医院好

友情链接:

贵人多忘网 | 常青树保险 | 域名查找 | 繁星春水赏析 | 社区矫正立法 | 广州织带厂 | 天意数码快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