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邮箱附件 >> 正文

【军警杯★小说】心结_1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敬老院院长老张接到电话:李静兰老人病情恶化,医院已下了病危通知。老张当即放下手头的工作立即赶往医院。

李静兰性格孤僻,少言寡语,极少走出居室与其他老人沟通。老张是个特别细心的人,从李静兰入院的第一天起,他就发现这位身材单薄满脸皱纹的老人有个特点,常常不由自主的长叹一声,似乎不那么来一下会憋得难受。老张负责敬老院工作已多年,这样的老人还是第一次遇到,他感觉李静兰有解不开的心结,强烈的责任让老张下决心一定帮助老人走出困境。

“大娘,你家里几口人?”老张主动与她闲聊。

李静兰见院长问自己,礼貌性的笑笑,随即又是一声长叹:“唉——就我一人。”说话如同拍电报,不多说一个字。

“大爷呢?”老张继续询问,只要老人不拒绝与自己交流,就有希望探知老人的内心世界。

“唉——早死了。”依然言简意赅。

两人聊了一会,李静兰说话不再那么吝啬了,话渐渐多了起来。老张感觉时机已成熟,再三斟酌便直入话题:“大娘,你好像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你,憋在心里会难受的,我……”话未说完,李静兰脸色有异,显然有些紧张,一叠声的“我老婆子哪有什么心事?”急忙进入自己的房间不再露面。

经过这次交流,李静兰有意回避老张,人也变得更加孤僻,常常独居一处发呆,伴随她的只有困扰了她几十年的那一声声长叹,她曾要求离开敬老院回家,但社区领导考虑再三不同意她的要求。两个月前,李静兰身感不适被送进了医院。

老张进了病房,他看到的李静兰已是瘦骨嶙峋了,满脸的皱纹好像粗粗的蚯蚓。

“大娘,你觉得怎么样?”老张小声的问道。

李静兰缓缓睁开一双老眼注视着老张,片刻后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好像最终下定了决心,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是快要入土的人了,什么也不怕了,我确实有块心病,我杀过人,那人是队伍上的,是个八路军。”在老张的惊诧中,李静兰讲述了那段恶梦般的经历。

抗日战争时期一个秋季的黄昏,李静兰和丈夫忽然听到村外响起一阵枪声,不久便传来了日本鬼子的吆喝声,夫妇二人准备躲避这些杀人不眨眼的畜生,忽见踉踉跄跄的跑进一位八路军战士,遍体鳞伤,满身血迹,看不出伤在何处。李静兰和丈夫匆匆将战士藏在院墙角的地窖里,顺手盖上几捆秫秸,细心的李静兰唯恐鬼子发现地上的血迹,迅速用衣袖擦干净。

三个日本兵闯了进来,瞪着血红的眼睛,好像刚到嘴的肥肉忽然被人抢走了的恶狼,凶神恶煞般对着李静兰夫妇一连串的“八嘎”“八嘎”骂个不停,两人起初装作不懂,鬼子用手比着八字,还学着负伤战士跑的样子,两人才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打着手势告诉他们不知道,穷凶极恶的鬼子照着两人就是几枪托,李静兰顿时疼痛难忍倒在地上。

“太君,太君,他们良民大大的,八路伤员从墙上翻出去了……”明着替鬼子做事暗中帮八路的保长慌慌张张跑来了,抱拳弯腰,满脸堆笑,鬼子信以为真,急急忙忙追了出去。

鬼子跑远了,李静兰心里仍然“突突”直跳,担心鬼子去而复返,忍着疼痛观望鬼子的去向,见确实没了踪影,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了地,急忙回家打开地窖,两人却大吃一惊!那战士已经牺牲了,身边流了一滩血,李静兰一下瘫坐在地上。

“天啊!是我把他憋死了,八路可是好人啊!作孽啊……”善良的李静兰从此有了心病,巨大的负罪感如一座大山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在自责的煎熬中从年轻一直到暮年。

听了李静兰的讲述,老张若有所思起来,忽然对李静兰说道:“大娘,你没有杀人,那个八路军战士不是憋死的。”

李静兰摇摇头,不再理会老张,她太累了,想好好睡一觉。

“大娘,是真的,我怎能骗你?你想一想,秋季地窖闲着,窖口一直敞着,里面不缺少氧气,你用秫秸捆盖住窖口,秫秸缝里照样通气,那人不是憋死的,他负了重伤,身边流了一大滩血,肯定是流血过多死的,这不是你的错,是那该死的小日本鬼子害的。”老张有些激动,十分心疼的望着病榻上的这位善良老人。

李静兰一下来了精神,紧紧盯着老张,反复品味着,终于如释重负,好像多年的欠债终于还清了那般轻松:“真是这样的话,我老婆子死也能闭眼了!”

一周后,李静兰老人走了,老张注意到,老人神态安详,嘴角挂着笑。

2012年9月14日

昆明癫痫哪个医院比较好
女性患上癫痫会有哪些危害
常见的导致癫痫的病因有哪些

友情链接:

贵人多忘网 | 常青树保险 | 域名查找 | 繁星春水赏析 | 社区矫正立法 | 广州织带厂 | 天意数码快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