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孝感装饰 >> 正文

【菊韵小说】 那些年我做的那些事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我把第七瓶啤酒喝进肚里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脚已经不听使唤了,我该怎么办,让我在这两个人面前承认自己喝多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眯着眼强装清醒地和我对面的那两个人说:“既然我们无缘,那我就祝你们白头偕老。”我说这话的时候,心底的恨足以让整个春天心寒,我咬咬牙还是说:“你们先走,一会我朋友来接我。”贺兰把羽凡要说的话打断后,拽着羽凡说:“那既然这样,我们就先走了,贺宁,别忘了我们结婚时候一定要来哦!”羽凡被贺兰拽出很远,我一直望着他们走出迪亚餐厅。羽凡一直没有回头看我,当羽凡毅然决然地离开的刹那,我的心也随之关上了门,泪随着我扶不起的肢体粘贴到桌子上。

对,猜的没错。羽凡是我的前男友,而他的未婚妻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贺兰。自从她从我身边抢走我仅有的最后一件东西时,我不再叫她姐。

我的父亲和我亲生的母亲都极力保护这个从小没有母爱的贺兰。无论对待什么,与贺兰相比,我更像没有亲情呵护的孩子。在这之前,我憎恨我的父母,还包括抢走我一切的贺兰。怨恨的火苗一旦蔓延,就会越烧越旺、越恨越深。

指尖流淌在缝隙里的流年并不是全无意义,它能将人心变得成熟和宁静,所以当今天我回忆那些年我做过的那些事的时候,我又会是怎样一种心境?也许是忏悔,也许是回忆,也许仅是也许!

我和贺兰仅差三百六十五天,也就是说,贺兰刚刚出生,她的亲生母亲就去世了,然后有了我的母亲,随即我便诞生了。忘记介绍了,我的父亲贺永风是永丰贸易股份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之所以说是大股东,是因为他占全公司股份的百分之六十。我的母亲郑珍称得上贤妻良母,但是这“良母”的称呼是对贺兰而言的。无论什么事情,父母都是顺着贺兰,而我只有看着的份。其实,我并不想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饱受煎熬,因为,我渴望爱,渴望亲情,渴望被关注,直至有一天羽凡的出现,才让我缓解对家的概念。

五年前的一次偶遇,把我和羽凡美好的时光拉近。那时候,我刚刚毕业于萧何大学(本省重点高校),经过面试后,我成为永丰贸易公司下属分公司的企划部经理助理。在父亲眼里,我之所以能顺利胜任这份工作,完全是父亲的关系;还说,如果我能像贺兰一样有经济头脑就好了。当父亲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想父亲是不会体会我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当自尊心受挫后,我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定要比贺兰强。”

我的上司羽凡教会我很多东西,为此,我把他当作偶像对待。说是偶像也不为过,因为他的帅气足以让很多明星自叹不如,高大而挺拔的身影,举手投足之间彰显他的男子气概,虽然不是浓眉大眼,但他的笑足以迷倒众多女孩子,他的唇很性感,他是很多女孩子的梦中情人,我也是其中之一。我是一个高傲中带着霸气的女孩,不同贺兰温婉而怡淡的气质中略带妩媚,所以,我不轻易示爱,一旦示爱只能是轰轰烈烈的一场恋爱。

每天到公司的时候,我总是为羽凡倒一杯开水,他喜欢喝白开水,而且我还要为他特意准备一个小细节,那就是在他的杯里放两片薄荷。羽凡每次都会回我一个迷人的微笑,我认为这是礼貌的微笑,我只希望羽凡给我特别的笑,而且是唯一一辈子的笑。于是,我酝酿着,期待有一天能和羽凡单独独处。

终于,我的机会来了!

公司为了庆祝半年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比增长百分之三十特举办庆祝酒会,公司还要求科长级以上人员均可带三人以下的朋友来参加酒会。父亲是一定要出席的,在举办酒会的当晚,我催着父亲快点,耽误酒会开幕的时间可是不好,父亲一改往日的冷脸对我说:“等等,贺兰准备好了吧。”语声刚落,只见贺兰穿着一身素雅的粉色袒背长裙从卧室款款走出,那份优雅,那份端庄,外加一份淡淡的妩媚,好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相比之下,我的浓烈的红色低胸旗袍显得即俗套又俗套,最后还是俗套,我显得做作和拘谨。父亲的眼睛笑成一条缝,我知道这笑容是给贺兰的,与我无关,所以,当贺兰从卧室走出来的时候,我也转身往出走。

司机准备好为我开门,我说:“今天,我要和父亲坐一辆车。”然后,我坐上了父亲的“劳斯莱斯幻影”。当父亲和贺兰一同走出来的时候,父亲看到我坐上他的车,顿时,脸色由晴转阴:“应该先让姐姐坐上,然后才能轮到自己,不懂礼貌吗?”贺兰看父亲的脸色不好看,随即道:“父亲,没关系的,就让贺宁坐您的车上,我坐下一辆车”。

“贺兰,你也一同上车。”父亲严厉地说。

贺兰的表情很无奈,他无法拒绝父亲,又转头看着我,我把头转到一边,不去看贺兰,表示我对父亲的提议不满意,也代表我向贺兰示威。

“上车!”父亲只两个字的一句话,让我和贺兰没有选择的余地。

酒会的现场布置的非常隆重,华丽的灯光映衬着金光闪闪的大字,服务生整齐的穿着,彬彬有礼地拿着红葡萄酒的托盘,穿梭于酒会的每个角落,提升了今天酒会来者的身份。每个人都不甘寂寞,或三五成群地聊着;或互相自我介绍着;我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角落里独处。我在说羽凡,看见他时,他一个人望着窗外,然而,当夜空布满星辰,屋内灯火通明时,窗外是什么也看不见的,莫非,他在看屋内人们的折射影?我不禁得意起来,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过去,还很高傲地举起酒杯,对着离我一尺远的羽凡说:“经理,怎么一个人在这?”我微笑着说。

“哦!”他转过身,给我一个迷人的微笑:“我没什么,只是不太适应这样的场合。”

“不如我陪你出去透透气?”我试探着。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方便打扰你。”

“没关系的,反正我也无聊呢!”我期待加劝导地说。

于是,在无星的夜空下,我和羽凡透过落地的玻璃窗看着华丽而喧闹的屋内,看着父亲激励员工的演说,伴着不知是真是假的掌声,人群更加沸腾。

“我能称呼你羽凡吗?”我试探性地问。

羽凡送给我一个迷人的微笑后,望着夜空说:“你早就应该这样称呼了,只是你是董事长的女儿,我总不能太巴结你吧!”听完羽凡的陈述,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心底暖暖的,一丝惊喜,在不被察觉的时候滋长。

突然,一声莫大的声音袭来:“羽凡,我到处找你,你怎么出来啦?”我循声望去,一个浓眉大眼,高大英俊的男子向我们走来,那种帅气不亚于羽凡。

“介绍一下,这位是贺宁。”然后接着冲我说:“这位是我朋友,刘浪。”刘浪听完介绍后,眼睛就没离开过我,然后很有礼貌地伸出右手,而我只向他点点头,继续保持高傲的气势,并向旁边的羽凡说:“我先告辞了,你们聊。”

羽凡还是给我一个迷人的微笑,我回以清高的点头,然后我从他俩的视线里消失。

“你早不来,晚不来,非得这时候来。”羽凡冲着刘浪无所顾忌地嚷嚷。刘浪并不在意他,眼睛盯着屋内的人头攒动,焦急地问:“羽凡,看到那位穿着粉色的袒背裙子的美女了吗?”陶醉地品味着。羽凡好奇地顺着刘浪的话望去,并没有看到他所说的美女。

“我说,我的公子哥,你又看上谁啦?你说你一个月换多少个啦?”羽凡不屑地说。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刚才的那位不也是美人嘛,你敢说你不爱美?”刘浪无所谓的回击。

“她不一样,我对她是认真的。”羽凡瞪大眼睛说。

“别说认真两个字,行不行,听起来恶心。”刘浪看羽凡没有回击,继续道:“今天对这个认真,明天就对那个认真。我是不玩认真两个字。”然后,拍着他的肩,更是说:“青春是不容许荒废的,要好好把握哦!”神秘地对羽凡挤挤眼回到酒会大厅。

羽凡看着刘浪的背影,心想:“你可以玩你的潇洒,因为你是富二代,可以什么都不用做。可我不行,我需要努力和机遇,现在我的机会来了,我必须把握住才行。”

舞池里已经很多对舞伴陶醉其中,我在角落里站定,巡视着这里的一切。看着刘浪和贺兰正跳着舞,心底的邪恶从我嘴角的一丝轻笑开始。

就在这时,羽凡站到我身旁:“怎么不跳舞?”然后拉着我的手滑入舞池。

第二天上班,公司门前停了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很是显眼。可车上的人呢,更是昨晚认识的刘浪。他看到我后,很礼貌地向我鸣笛,然后,我停下了。他下车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说:“你好,贺宁。想不到你也在这上班。”我没理会他的话,心想,这个人一定是富公子哥,要不然不能开着名车到处招摇,我回答:“你的花是?”

“哦,是送给贺兰的。”他直言不讳道。

我不怀好意地说:“你确定贺兰能接受?”

“不接受就当我无聊吧,无所谓。”他若无其事地说。

“不如我替你转达吧?”我高傲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于是,我拿着这一大束玫瑰花走进公司,我心想,这个刘浪搞不清楚状况,就直接来到公司。他不知道贺兰不在公司上班吗?这个蠢货。我把花直接丢掉垃圾桶里,旁若无人地来到办公室,然后,我发现了在我办公桌上放着的纸条。

贺宁:今晚和你共进晚餐,如何?落款是羽凡。我心中的欣喜终没能表现出来。我想,羽凡对我动心思了。那份得意是不言而喻的。

一整天,我都全神贯注的把精力用在工作上,一整天的业务往来,一整天应接不暇的电话,一整天的汇报,周而复始的工作,并没有让我有倦怠;相反,我要努力成为父亲眼里最棒的乖女儿,可无论我怎么努力,父母都像看待外人一样看待我的成绩,没有奖励和亲昵;而只要贺兰的公司有一点点的状况好转,都会让父母分外的高兴。

父亲出资为贺兰办了一家兰心广告公司,为此,我恨父母偏心。曾经为了这件事而和家人闹翻,不过,这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贺兰的公司也殆死不拉活地在父亲的帮助下维持着。

今天我特别高兴,因为众多人眼里的梦中情人羽凡要约我吃饭。晚上下班的时候,我接到羽凡的电话:“贺宁,我在迪亚餐厅等你,给你惊喜。”我没表现出太多的惊喜,只淡淡地说了声好。

在月色挥舞的星空下,我和羽凡相见迪亚餐厅。那里的气氛真是浪漫和温馨。一束玫瑰花,一杯不加糖的咖啡,还有一个迷人的微笑。这些就足够了,我要的并不多,我只想有人疼惜我,爱护我,然后去某个小镇这样过上一辈子,那该多幸福啊。

羽凡把刚拨好的虾肉放到我碗里并说:“想什么呢?这样全神贯注。”

我给羽凡一个纯纯的微笑,我知道这个微笑是相当迷人的。比说上千遍的肉麻的话更具有杀伤力。

“你真迷人。”羽凡痴痴地看着我说。

我们卿卿我我,甜蜜的镜头一闪而过。

家里,贺兰接到刘浪的电话,两个人相约迪亚餐厅。当我用余光瞟见贺兰的时候,刘浪飞快地串到羽凡身边:“羽凡,这么巧?”刘浪兴致勃勃接着说:“我介绍一下。”羽凡站起身看着刘浪和贺兰,我依然坐在那,好像观看与我无关的事,最后,我冷傲地并且迟迟地说:“不用了,我们认识。”刘浪和羽凡瞠目结舌。

“我是贺宁的姐姐,贺兰。很高兴认识你。”贺兰微笑冲着羽凡礼貌地说。

“既然这样,就坐一起吧?”贺兰说着。

羽凡招呼着贺兰和刘浪,在这期间我没说一句话。最后我借刘浪的手机把他的号码偷偷打到我的号码上,然后,高傲地仰头看着他们谈笑风生。

时间就在我和羽凡的恋爱里延续,有了羽凡,我把对家的温暖的期待都转移到了羽凡身上。我一边享受着羽凡带给我的爱,一边隔三差五地和刘浪聊会暧昧,这些都是贺兰和羽凡不知道的。我对刘浪并没感情,只是为了报复贺兰。最后,我为了和羽凡经常在一起,索性搬到他家里住。父亲特别反感我去羽凡家里住,但我依然我行我素。

就在我享受羽凡的无微不至的爱的时候,刘浪突然给我打电话,他说,他有些彷徨,他还说,他想告诉我真相,他更说,他对我认真了。我心想,这样一个公子哥,对谁能认真呢?要不是贺兰的关系,我才懒得理他呢。然后,我扬起眉,嘴角的一丝轻笑只有我能察觉到。我挂断电话,把他的电话号码加入黑名单。我的预谋成功了,在此时,我应该高兴才是啊,可是心底为什么有酸楚的感觉呢?

如果说,我在玩味生活,同样生活也在玩味着我。

下班的路上,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停在公司门口,是刘浪。回避已经来不及了,我只能若无其事的从刘浪的身边走过,刘浪叫住我,我没应声,突然他一把拽住我的胳膊,用力往车上拉,然后,那辆红色的跑车一溜烟地从公司门口消失在一段高速公路的路边。

镜头由远及近,两个静止的人和一辆很拉风的红色跑车。

“你还不明白吗?羽凡他喜欢的是你姐姐贺兰。”刘浪双手舞着,有些激动。

我依旧高傲的表情下,心已经承受不了这伤害了。

“其实,我早应该和你说,贺兰害怕伤害你,所以一直拒绝羽凡的追求。但是,现在我不得不说了,贺兰很痛苦,羽凡也很痛苦,我也很痛苦,你越晚知道结果就越痛苦。”刘浪望着我:“不错,我是喜欢过很多女孩子,但是,这次我对你是认真的。为你,我可以放弃任何东西,只要我们在一起。”

我站成风的姿势,任风把我的创伤抚平。

“上车,送我回家。”我淡淡地说。

现在我只想跑回家问问妈妈,为什么贺兰什么都跟我抢,为什么?

我回到很久不曾居住的家,见到母亲刹那,我流泪了。我哭得很伤心,我抱着母亲的肩,眼泪流了母亲一肩。母亲拍拍我的肩膀说:“宁儿,你是妈的心头肉啊,哪有母亲不疼孩子的呢?可是,你知道爸妈为什么偏心对你姐姐一点吗?”我收起眼泪,摇头望着母亲。

“宁儿,坐下。妈和你说。”母亲说起了原因。

妈年轻得过一场大病,因为没钱医治,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你外婆跪着求医生,恰好被兰儿的母亲看到了,是他们一家替妈支付了一笔高额的医药费呀!是兰儿的母亲救了妈的命啊!

等妈病好的时候,兰儿的母亲已经不行了。她留下一封信,让我照顾她的女儿。宁儿啊!你姐姐没有母爱了,是很可怜的孩子,所以爸妈对她关爱一点是无可厚非的呀!妈希望你们姐妹两人能互相照顾,别在为一些事情而互相憎恨了。

从听到母亲的话后,我开始反思自己的言行,是不是自己太武断,太嫉妒?

我辞职了,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洗脸,不刷牙,不吃东西。当我打开窗帘发现阳光升起的时候,我内心的痛轻了许多。

迪亚餐厅的我已经醉得扶不起了,当羽凡和贺兰挽着胳膊走出迪亚餐厅的时候,随后,刘浪就赶到了。她把我送回家的时候,他的红色的跑车里全是我吐的东西,这是后来刘浪对我说的。

羽凡和贺兰结婚的时候,我和刘浪都参加了,场面很隆重,当婚礼进行曲响起的时候,刘浪对我说,等咱们结婚的时候,我要比这还要隆重。我依旧高傲地望着他,这一次,是从心底感知的温暖,席卷全身,蔓延至一生。

湖北癫痫治疗贵的医院
癫痫发作的处理方法是什么
局限性癫痫病发作症状

友情链接:

贵人多忘网 | 常青树保险 | 域名查找 | 繁星春水赏析 | 社区矫正立法 | 广州织带厂 | 天意数码快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