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天意数码快印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魂断天涯(中篇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引子

大学毕业后,没有找到正式的工作,又不愿回到那边远的山乡去,通过同学的父亲介绍,我在贵阳某中学谋到了一个代课教师的职位,那也仅是权宜之计,其实是想留在贵阳谋求一个更好的发展空间。我所带的班级是高中毕业班,因为原任老师得癌症住进了医院,才让我临时顶上去的。我的学生都是些二十来岁的大姑娘大小伙了,我比他们也大不了几岁,因此,一年的时间里我和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胡晓兴就是我在代课时的学生和好友,人长得高大魁武,相貌堂堂。虽然出生于黔西北一个小镇的普通农户家,还是靠舅舅的关系才考上了贵阳的这所重点中学,他人活泼热情,很逗人喜欢,很有人缘。在他考上大学的时侯,我也离开了学校,算来已经有七年未见面了,但上周在街头相遇,他却一眼就认出了我,并约定今天在贵阳新路口一家西式冷饮厅见面。

他如约而至,默默地坐到我对面的条桌旁,玻璃窗透过的阳光照在他脸上,在包厢隔板上印出了一个帅气的头像。他才不过二十六七岁,有着一张年轻的脸,棱角分明,但皮肤却显得有些松弛,由于长期没接触阳光,皮肤下散出森森的白光。他用沙哑的声音向我讲述了别后三年的痛苦经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大学毕业后他去海南淘金,竟然在那里丢失了自己,当了两年多的“小白脸”,受尽了凌辱和折磨,也荒废了自己大好的青春。他的经历让我触目心惊,我对他说,准备把他的经历写成一本书。

他把目光从窗外收回,落在热气升腾的咖啡杯上,旋即又游离向让人捉摸不透的远方。嗫嚅半天,他终于开口:“你写吧!不要用我的真名就行,反正那一切已经与我无关了。”

让他给自己起个化名,他脱口而出:“就叫晓新吧!希望以后每天都是新的。”胡晓兴那痛楚的声音,一直萦绕在我耳衅……

一、大学毕业的时侯,我去了三亚

我是2006年毕业的,那时刚刚取消统一分配,我们还认为遇上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呢。你知道,如果要分配我肯定会分回黔西北那边远的山乡,不是到中学当老师,就会去乡镇做一个碌碌无为的小公务员。对于不包分配的政策,我们几乎都是欢呼雀跃的。我们一伙同学聚在一起,商量着怎么到沿海去淘金、他们有的选择去江浙上海,有的去深圳广州,而我却一个人选择去了三亚,因为我生长在山区,从小就向往着大海,好想在那碧蓝的海水里洗去大山在我身上留下的贫穷和落后。我带着满腔的热情,怀着满满的希望到天涯海角去淘自已的第一桶金。

去到三亚后,我在一家防空洞改建的招待所住了下来,我要先看看大海,看看这座美丽的滨海城市,找到工作上班后也许就没时间了。

到三亚的第二天,我选择去了亚龙湾,早就听人说“三亚归来不看海,除却亚龙不是湾”,我先要好好地观赏一回大海。亚龙湾距市区约25公里,那里气候宜人,冬可避寒,夏可消暑,自然风光优美,青山连绵起伏,海湾波平浪静,湛蓝的海水清澈如镜,柔软的沙滩洁白如银。亚龙湾属典型的热带海洋性气候,我去时已是八九月份,那里的气温还有三十多度。绵软细腻的沙滩绵延不断,据说海滩长度约是美国夏威夷的3倍,那里海水能见度都在10米以上,由于是国家级珊瑚礁重点保护区,海底珊瑚礁保存十分完好。亚龙湾是富人的天下,潜水场边,游泳区里,大腹便便的老男人们几乎都带着年青貌美的女伴,我心里在暗想,等我有钱了我会带更美的妞让你们瞧瞧!我在亚龙湾尽情地游玩了一天,花去了父母所给的好几百元血汗钱,害我心痛的一夜都没睡好觉。

三亚美丽的地方还很多,但我现在还不是游玩的时侯,我必须尽快地找到工作,有了稳定的收入还愁玩不尽这里的山水风光?于是,我开始了自己找工作的艰难历程。

二、终于有家私企聘用了我

开始找工作时我是信心满怀的,在我们家乡全日制的本科生还不多,何况我还是学企业管理的?还没毕业的时侯我们县一个开煤矿的老板就曾多次跑到财经学院找我,愿出5万块的年薪请我,但我嫌那煤矿在山窝窝里,每天都与粉尘灰土打交道,所以才没去。一天接一天地跑,每天都去人才交流中心排队,逢有招聘会都必去,但海南那时也才刚开发,有限的职位被无数的求职者所包围,我的希望在一天接一天的无功而返中慢慢磨蚀着,当时我恨不得撕了手里的那张本科文凭。这张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纸为什么会一钱不值?

我把精心准备的数十份简历投了出去,但都如泥牛入海,手里只剩最后一份了,这份再没希望我就只有收拾行囊滚回大山里去了,这次回去那煤老板可能就不会给5万元的年薪了。当最后一份刚要投出时,被一个笑盈盈的有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接住了,这些天来,我每天都见她到人才交流中心来转一圈,她没有登记招录需求表,只是在等待招录的长龙中走走看看。

“也许我们这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她淡淡地说。

若干天后,我的手机响了,有单位约见。过去一看,正是那天朝我笑的中年女子,她对我进行了很详细的面试。说实话,我有一副俊俏的貌相,1.80的高度,80公斤的重量,在大学时曾是许多小女生的梦中情人,只为家境贫寒才没人敢陪我涉入爱河而已。她还问到我的家境,甚至谈没谈过恋爱等等,之后决定录用了。当时就给我付了一个月的工资,六千元,这可是在贵阳打工半年才能挣到的,但当月只付给3000元现金,剩下的作为风险抵押金由公司代为保管。

“你人品很好,就做我的秘书吧,有事我会叫你。”

我就这样成为陈姐的秘书。我不用常去办公室,工作内容就是陪她会见客户、吃饭,敬酒,然后开车送她回家。当时我就想,她也许想包养我,才会出那么多钱,安排我那么轻松的活。

三、老板娘的拖鞋

陈姐的公司是专门生产旅游产品的,说白了也就是租了个两三百米的厂房,买了百多台缝纫机,专做那种在海南随处可见的短衣短裤和挎包的。公司的场地是一座废弃的厂房,挤在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之间,从大街顺一条狭窄的巷道进去,在厂房门口仅有一块能让大货掉头的院坝。厂房那两扇铁皮包着的木门早已拆下来立在墙边,因为公司实行三班倒根本用不着关门。进了门就是两排长年累月嗒嗒作响的缝纫机,因为采光不好,每台缝纫机上都吊着一颗白炽灯。中间是一条可以让手推车通行的通道,既可以给各个班组运送材料和回收成品,也可以让行政人员通行。往里走是裁剪车间,再拐个弯有两间小平房,看来是原厂的锅炉房现已改为新厂的行政区,小平房里用胶合板隔开,一大半是老板的办公室,剩下的隔为两小间,一间是财务室另一间是销售部,公司的行政人员也就四五个人,两名销售经理常年在外跑业务,我的办公室也就临时设在那里。

进公司不久,认识了会计老黎,他就是三亚附近保亭县的人,在三亚一家国营商业退休后以每月四千元的工资受聘于这家公司。老黎干瘦、精明,戴着一副用像皮筋梆着的老花眼镜。老黎嘱咐我,待侯老板可要小心点,三亚人都喜欢穿拖鞋,但她的拖鞋会飞,只要谁上班迟到了、谁没有完成当天的定额,或者谁不小心弄坏了机器设备,这拖鞋就会没有方向感地飞,会力道很猛地飞,会没有规律地飞,只要它的主人一不高兴,这拖鞋就能飞舞起来,整个公司都怕她的拖鞋。

有一天清晨,我终于见识了拖鞋飞舞的场景。因为前一天晚上,销售经理小李妹搞砸了老板亲自出面谈妥的一张定单,清早上班后正坐在办公室里哀声叹气,我们虽然同一个办公室,但我初来乍到也不了解事情的原委,自然找不到语言来宽慰她,只是默默的给她冲了杯热茶放在她面前的办公桌上。这时老板进来了,她跨进门还未开口便弯腰抓起右脚上的拖鞋朝小李妹砸去,那粉红色的拖鞋像一把小李飞刀,带着尖利的呼啸声从我面前飞过,越过桌上成堆的客户资料,直朝小李妹飞去,“啪”的一声那拖鞋不偏不倚正好击中小李妹面前那杯还冒着热气的茶水,顿时,茶杯拔地而起,滚烫的茶汁像炸弹的碎片铺天盖地的向来不及反应的小李妹撒去,她腾地从座位上弹起来,但热茶早泼了一脸、一身。

你金B银B呀,睡一晚有什么不行?这下好了,半年的定单没了,这两三百人的吃饭你来管?昨夜公司的头号大客户要来签订明年的供货合同,我们一起吃完饭时他都有了醉意,但还提出让小李妹陪他逛夜市,老板也只得同意了。后来那客户经理又要小李妹陪他过夜,这小李妹人长得水灵,但才刚刚结了婚,自然就拒绝了这位客户经理的要求。那客户经理恼羞成怒,给老板打了个电话便连夜离开了三亚。

后来我才知道,这小李妹还是老板的姨侄女呢。为这事她亲姐姐曾找她吵闹不休,骂她不近情理、骂她变态、骂她钻进钱眼里去了,骂归骂,老板依然我行我素。如果她没有这一份坚毅,也许就成就不了这一番事业的。

四、我再一次体会到了没钱人的苦楚

第一个月就能拿三千元的现金几乎令我欣喜若狂,但三亚高昂的费用马上就让我捉襟见肘了,租房、添置简单的用具差不多就花光了。你知道,秘书是个需要体面的职位,除了自身的文化修养和气质内涵外,还要有一定的包装,这些老板是绝对不会另出钱的。当我把剩下的不到两千元买了一身好衣服的时侯,弟弟从家里打来电话说他新学期报名需310元学杂费,家里实在凑不足,希望我能帮衬一点。当时,我立即清点了身上的币值,大票、小票,包括打的找回的硬币,我身上总共就剩550元钱了,如果给弟弟寄310元,就只剩240元,差10块就到二百五了。

为这事我一夜都没睡好觉,幸好这天是周末。第二天我起床时太阳已经偏西,我想我得抽支烟,我得好好盘算盘算。你知道,我很早就学会了抽烟,就抽那种两块钱一包的黄果树,当心情不好的时侯就会一颗接一颗地抽。我想,我们家里就两兄弟,爸爸妈妈为供我们上学才50多的年龄就累得弯了腰,这下我终于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了,而弟弟还在上高中,我不出钱像话吗?我也想过跟老板先预支一点下个月的工资,但我觉得刚到公司还不满一个月,实在开不了口,而且我又想到她对自己的亲姨侄女都那么凶狠,她会借钱给我吗?可是弟弟的报名截止日期就是九月二十五号,所以我得抽支烟,我必须抽支烟,我得要让自己先冷静下来。

我想到了卖血,是的,这主意不错,我八十公斤的健壮身体,每天能吃得下去一斤多米,我有的是血。在没进公司前,由于经济危机我也曾卖过好几次血,没什么大不了的,喝点盐水就补过来了。于是我冲了一缸又一缸的盐水,直到冲尿的地方都可以看见白色的小颗粒为止。

血站里的医生对我这个卖血者很不满意,不仅是血的浓度太差,而且酒精浓度严重超标,因为担心周末老板会突然叫我,我昨夜喝酒了,为了不在老板面前出现阳痿,为了我裤裆里那点可怜的自尊,我喝了太多的酒。

血没卖成,从血站里出来拐上大街,一对衣着朴素的母女向我走来,那母亲说她们是北方人到三亚寻亲,都一个礼拜了没寻到,昨天钱包又被小偷偷了,她们巳经一整天粒米未进,看得出来那小姑娘的嘴唇都饿的长白痂了。我犹豫着把手伸进裤袋摸索出一张五十零递给了她们,走了很远我还回过头来看这对可怜的母女,我想,天下比我难的还大有人在。又走出了不到五十米,一对相似的母女又出现在我面前,说着相同的话。妈的,这下我才发觉我巳经上过当了。

550元被骗去50元,现在只剩500元了。给弟弟寄310元还要3.1元的邮寄费用,我就只剩186.9元,到下月发工资还有13天,186.9元除以13每天只剩14.38元钱的生活费,再扣除每天一包3元的椰树牌香烟钱,用于吃饭的每天就10元钱?就这样重复算着算着就到了快餐店门口,我的肚子也咕咕地叫了起来,人是必须吃饭的,我不是神而是人,而且是个饭量奇大的男人,所以老板骂我是饭桶我从内心到外表都从来没有任何反感的表现。不吃不喝会死人的,先搓他妈一顿再说。幸好这家快餐店免费提供酸菜和豆腐乳,难怪生意如此红火。

我排队买饭的时侯前面是两名妙龄女郎,从她们对话的口音我听出我们还是老乡呢。在其中一位付饭钱的时侯,一张红太阳从她皮夹里滑落到了地上,而她却俨然不知。这可是100元啊,我刚才被骗了50元都心痛的要死,这不是上苍要补给我吗?这100元就在我的脚边,一弯腰就属于我的了。可是,我的身后还排着那么多人,那就是说现场不仅是我一个人看到这100元,如果我检起来揣进兜里,别人会怎么看我呢?我再贱也不能做这没皮没脸的事吧。“小姐,钱掉了!”我捡起钞票往她们坐着的餐桌走去。听到我的口音,她们先是觉得意外,接着又流露出一份淡淡的惊喜。掉钱的女孩掏出皮夹核实确少了一张后笑着说:“谢谢,非常感谢!听口音,你也是贵州人?”“嗯,贵州毕节的。”“请坐吧,我们是老乡呢,我是遵义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遇到老乡自是一份惊喜,但坐下来后才发现刚才我仅买了8两米饭还没顾得上买菜,再说我也根本不想买菜,只想在那免费的大桶里捞一点酸菜再加上一块豆腐乳就打发了。看到我要起身,那女孩说她菜买多了,两个人也吃不完,就算对我拾金不昧的褒赏,菜她们请了,我很有礼貌很有风度地坐了下来,而且吃好后我还把该分摊到我头上的菜钱足额给了那个女孩,我说现在都时兴AA制。

患癫痫病能治愈吗
沈阳治癫痫病医院哪里好
身体小范围抽搐是癫痫病吗

友情链接:

贵人多忘网 | 常青树保险 | 域名查找 | 繁星春水赏析 | 社区矫正立法 | 广州织带厂 | 天意数码快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