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实木集成材 >> 正文

【军警杯★小说】文革中的“小女孩”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她的乳名叫“小丁丁”。因为母亲生她的时候早产,发育未成熟的丁丁骨瘦如柴,但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却显得很精神。母亲没有奶水,只有用米汤充饥或喂些饼干什么的。渐渐长大的丁丁用新奇的目光走进这个陌生的世界。

那年,丁丁跟随父母来来到一个叫“虎头山”的村庄。因为这里有座山的山头似老虎的形状。那威武的样子令人敬而远之。丁丁的父母都是教师。母亲在当地的小学教书,父亲在当地中学任校长。丁丁是家里的长女。

丁丁记得:那年的夏天,阳光特别的暖,山村绿树成荫,野花鲜艳。宁静的小路充满温馨的感觉。母亲把丁丁放在新家的一个磨盘上。

“丁丁,坐好了!别乱动。”母亲嘱咐着。便忙着自己的事情。丁丁坐在滚烫的磨盘上,就像坐在“火盆”里。举起小手遮住太阳。一动不动,汗珠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实在坚持不住了,丁丁自己便悄悄地从磨盘上往下蹦,一不小心重重地摔下来。哭声传来。母亲埋怨道—

“怎么这么不听话呢?让你别乱动。”还在丁丁的小屁股上打了两下。丁丁感到很委屈。

“妈妈,这儿特别热。不信你摸一下。”母亲下意识用手一摸。

“哎呀妈呀,咋这么热呢。丁丁,妈妈错怪你了!”丁丁用那稚嫩的小手擦着泪水,小脸弄得像小花猫似的。

丁丁在大一点的时候,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人见人爱,两天小辫子系上两条蝴蝶似的花带,更显得惹人喜欢。

一天,丁丁在街上和小伙伴玩,忽然从村的东头开来两辆军用车,上面站着好几排穿着绿军装,手里还端着枪的年轻人。样子很严肃。丁丁很好奇。

“这也不是解放军叔叔啊!解放军头上有领章和帽徽啊!”后来听大人说—

“那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坐在车上那些人都是造反派。”丁丁不懂得文化大革命和造反派的含义。只知道当时很恐怖。这些造反派很威风,用大喇叭喊——

“乡亲们,请注意了,现在你们都到大队部来,听我们的头头训话。”

这时邻里乡亲,三三两两地,嘀嘀咕咕从各自家里去往大队部。

“这是怎么了,来的都是什么人呢?”

“谁知道啊,气势汹汹的。怪吓人的。”

“就别说了!去了就知道了。”丁丁当时也和小伙伴连蹦带跳地跟着大人们来到大队部。丁丁站在墙的一角,只见大队部的场子挤满黑压压的人。

“乡亲们,听好了。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你们这个村也是要抓的重点。各家各户都要服从上级的安排。我们还要调查一些有前科的人,大队部还要对现有的村民进行登记在册。”

丁丁听不懂造反派头头的话,只感觉事情不好。丁丁也想到的自己父亲是不是也要受到牵连。因为父亲是在学校当领导啊。这样想着,丁丁就快步跑回家。去问母亲。

“妈妈,什么叫大革命呀?”丁丁话还没学全。

“小孩子,不懂就不要乱问。”丁丁分明看见母亲以往的笑容不见了。

没过几天,丁丁和母亲正在家里吃早饭,突然从外面闯进一帮胳膊带袖标的红卫兵。进屋也不容分说,就翻箱倒柜。

“你们翻什么呢?”母亲问。

“叔叔,你们要干嘛啊?”

“小屁孩,一边去。”其中一个红卫兵把丁丁狠狠推了一下。丁丁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呜呜地哭起来。

“孩子有什么错,你们这样对待她。”母亲心疼地把丁丁抱起来。泪水打湿了眼眶。

“告诉你吧,你家的xx校长已被定为“牛鬼蛇神”了,已关在学校禁闭了。”

母亲一听,身子一下子就软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从今天开始,他就不回家了,你们记得给他送饭。”

“我家孩子他爸,勤勤恳恳工作,老老实实做人,怎么会是牛鬼蛇神呢?

“妈妈,什么是牛鬼蛇神啊?我怎么听不懂啊,他们说爸爸是坏人吗?”

“丁丁,爸爸不是坏人,他们是冤枉的。”

这群红卫兵看见在丁丁家什么也翻不着,带着怒气就走了!并扬言—

“这事儿,没完,我们明天还来。”看见家里被折腾的乱七八糟的,丁丁心里很气愤。似乎觉得那年的春天不属于她和她热爱的家。

红卫兵操家,成了丁丁家的家常便饭,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丁丁原本开朗活泼的小女孩也变得沉默寡言。爸爸那边什么事儿,丁丁都在第一时间告诉母亲。

“妈妈,我看到爸爸上街游行了!”

“妈妈,我又看到爸爸带高帽了!”

“妈妈,我发现爸爸瘦了!”丁丁就像个小燕子似地每天在母亲的窗前叫着。叫得母亲的心每天都揪揪的。

“丁丁,家里包饺子,给你爸爸送去吧!”

“妈妈。我有点儿怕。”

“怕什么,给爸爸送饭是正常的事儿。”

“你不送,爸爸就会饿死的。”丁丁犹豫了一下,挺直胸脯,像个小男子汉,大声地说—

“妈妈,我不怕。”就这样,给父亲送饭成了丁丁每天必做的事情,能见到爸爸也是丁丁的心愿。丁丁也是爸爸最喜欢的女儿。

丁丁拎着饭篮,来到爸爸被禁闭的教室。守护在门口的造反派拦住了去路。

“我给爸爸送饭。”

“小姑娘,送饭可以,我们例行公事,检查检查。”

“有什么检查的,就是爸爸爱吃的酸菜馅饺子。”

“不行,检查。”造反派硬是抢过饭篮,翻了几遍,看没查出什么,就让丁丁进去给爸爸送饭。

“快点儿出来,有时间限制。”

“爸爸,丁丁很想您,您还好吗?”丁丁一下子扑到爸爸的怀里就哭了。

“好闺女,别苦了,爸爸这没事儿,就是惦记你妈妈。”

“妈妈挺好的,您不用惦记,我会照顾妈妈的。”

“丁丁,相信爸爸是好人。是有人在陷害爸爸。”丁丁虽然不知道爸爸说的含义,但从爸爸真诚的目光里,丁丁似乎读懂了爸爸的无奈。

“小姑娘,到点了,和你爸嘀咕什么呢?赶紧出来。”

“爸爸,时间到了,我要走了,您要多保重。”丁丁明天还给您送饭。

有了几次送饭的经历,丁丁的胆子也大了,顷刻间感觉自己就像长大了似的。而且丁丁以她的小聪明博得了造反派的好感。

“小姑娘,又来给你爸送饭啊!”

“是啊,叔叔。”这时丁丁走到“叔叔”的耳边小声说_

“叔叔,妈妈让我给你买包烟。”

“这小姑娘还真会来事儿。”叔叔乐得合不拢嘴。

“进去吧,好好和你爸爸说说话。”丁丁进屋后,和爸爸说了很多话。爸爸也很开心,把丁丁抱在怀里亲了又亲。

“丁丁,爸爸让你们受苦了!你们在家里要多保重。”丁丁还给爸爸说了红卫兵操家的事儿。

红卫兵几乎天天去丁丁家,翻这翻那,每天都把家弄得乌烟瘴气,乱作一团。但在红卫兵当中,丁丁说,有位大哥哥很好,脸是微笑的,还劝母亲不要着急上火。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不像那几个红卫兵凶巴巴的。其实爸爸心里明白,那个微笑的哥哥是爸爸最喜欢和信赖的学生。

“丁丁,爸爸和你说,不要每天往外面跑,在家里玩,外面不安全。”

“爸爸,我知道的,您就放心吧!”虽然丁丁家里离中学不远,但自从爸爸被禁闭后一次家都没回。

那天,外面的天阴沉沉的,只听到大队部的大喇叭里传来通知。让全村的男女老少到小学校的操场上观看批斗大会。丁丁不想去,不去还怕找麻烦。母亲身体不好就不让她去了!丁丁战战兢兢地来到操场的大树底下,踮起脚尖看着台上几个低着头的“四类分子”。其实就是出身不好。还有一对是两口子。只见造反派的头儿,手里拿着铁链,在空中摇了几下—

“乡亲们,这些坏人,还不听管教,大家说,该不该打。”台下的人异口同声——

“该打,该打。”铁链在他们身上就像雨点噼里啪啦地落下。那凄凉痛苦的喊叫划破了操场的上空,鲜血染红了批斗台上。丁丁捂着眼睛不敢再看了,吓得直哭。在她幼小的心灵里,有个疑团,他们真是坏人吗?那个年代好人可以说成是坏人,坏人还可以说成是好人。还有多少无辜的人惨遭陷害。丁丁还清楚地记得,当场就有两个人一男一女被铁链打死了,随即就扔在小学校的后山披上,太可怜了!几个淘气的小哥哥还拿着树枝捅着僵硬死者的肚皮。丁丁心里想,这文化大革命就是打人吗?

“小姑娘,你的胆子还不小呢?还敢看?”

“叔叔,他们真的是坏人吗?”

“他们是四类分子”

“什么是四类分子?”

“说了你也不懂。”

丁丁不在说话了,带着泪花离开了那个恐怖的会场。

正往家走的时候,后面几个淘气的小哥哥突然走到丁丁面前。

“站住,你是不是牛鬼蛇神的崽子。”不容分说,就来揪住丁丁的头发。

“放开我,放开我。”疼痛让丁丁哭了起来。这时过来一个大人给拉开才算解了围。

丁丁回到家,哭着对妈妈说。

“他们说我是牛鬼蛇神的崽子,妈妈你说是吗?”妈妈一把丁丁搂在怀里,满含热泪说—

“孩子,相信你爸爸是好人,总一天会出来的。爸爸是好人,我们全家都是好人。”

那天特别冷,丁丁到离家不远供销社买东西,发现对她很好的梁大伯光着膀子蹲着门口,谢罪。丁丁心里想,伯伯有什么罪啊!天这么冷,还不把伯伯冻坏呀,她急忙跑回家,拿来一件大衣给伯伯披上。

“丁丁,不行的,一会儿让造反派看见该说你了!”

“我不怕,说就说,不让穿衣服,不是把人冻死吗?”后来丁丁听大人说,梁伯伯年轻的时候当过国民党士兵。

“老梁头儿,谁让你穿衣服了,如果你在违反纪律,我就用鞭子抽你。”

造反派穿着军用大衣捂得严严的在那儿指手画脚。

“叔叔,你就让伯伯穿吧,冻坏了怎么办?”

“黄毛丫头,去,这儿没你事儿,不听话。连你也一块儿抓。”说着就把梁伯伯的棉衣扔在地上,还使劲用脚踩了两下。丁丁看见伯伯冻得哆哆嗦嗦的样子,心里很难受。

……

小姑娘丁丁,对文革中的一些表象还是处在模棱两可的状态,还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满街的大字报,爸爸隔三差五到街上游行,还有全村的人晚上的时候去跳“忠字舞”,什么吃饭前背诵“老三篇”等等,让丁丁觉得这个社会怎么这么乱呢。她盼着爸爸早日回家,还有像梁伯伯的那样慈祥的人也早日跳出苦海。善良的孩子,善良的心。

夜晚,丁丁坐在自家的白杨树下,双手拖着小下巴,望着天上的星星,想着心事,想着这文化大革命啥时侯能结束啊!

“丁丁,你在那儿想什么呢,天都黑了,快进屋吧!”妈妈在叫她……

云南癫痫病医院
外伤性癫痫病的发作预防
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友情链接:

贵人多忘网 | 常青树保险 | 域名查找 | 繁星春水赏析 | 社区矫正立法 | 广州织带厂 | 天意数码快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