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绵阳征婚 >> 正文

这一刻关爱在身边

日期:2017-11-1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北京时间8月10日10时10分 这一刻,关爱在身边

志愿者为前线员工理发。通讯员 孙珊珊 摄

刁雅儒为员工炖鱼。

志愿者正在给前线员工修鞋。通讯员 孙珊珊 摄

关爱是什么?关爱是春天里最美丽的一朵花;是夏天里最凉爽的一阵风;是秋天里最甘甜的一颗果子;是冬天里最温暖的一把火……

大庆石油人在海外,他们经历着当地天气的变化多端,或炙热或暴雨;他们经历着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或真诚或有不可逾越的界限;他们经历着当地不适应的一切,衣食住行都不方便。

然而,大庆石油人在陌生的没有温度的异国他乡工作,却总有一股股暖流涌上他们的心头,这股暖流就是来自于上级领导的鼓励、肯定与关爱。因为关爱而温暖,因为温暖让他们感觉到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亲情、都是家!

A北京时间8月10日10时10分

地点采油一厂聚中415高浓度聚驱污水处理站工程暂设区

工地来了理发师和修鞋匠

“前线员工施工近四个月了,他们天天忙着干活儿,没工夫拾掇自己,咱们‘支前服务’该启动了。”工程建设公司安装公司第六工程部的“支前服务”已经筹备了一阵子,党支部书记张爱国决定在8月10日,把志愿理发师和修鞋匠送到前线去。

10日10时整,张爱国带着党员和志愿者来到了工程部正在施工的采油一厂聚中415高浓度聚驱污水处理站工程的暂设区。搭棚子、摆凳子……在食堂门前,五六个人开始了服务前的准备工作。

“一切准备就绪。”张爱国看了看表,10时10分。

“书记,您带人来给大家服务啦!”现场通讯员小董在食堂门前路过,看到修鞋师傅已经摆好架子,理发师傅手里拿着理发围布,便热情地与张爱国打了个招呼。

“董姐,你剪不剪头发?”志愿者问。“不了,我还有工作。一会儿到吃饭时间,大家都回来了,有你们忙的。”见领导来送服务,虽然不剪发也不修鞋,小董还是很高兴。

11时刚过,前线的员工陆续回到暂设区,朝食堂方向走来。

“给我理个发吧,三四个月没剪了,都快能扎小辫了,哈哈!”工艺班张明达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也给我剪个帅气的发型!”看到还有个空位,项目经理王柏杨也坐了下来。

“你们先剪,我们吃完饭再来。”几个员工见剪头的位置已被抢占,先去吃饭了。

“还有修鞋的?正好我的工靴开胶了,师傅帮我修修吧。”技术员赵克勤走到修鞋师傅跟前,脱下了工靴。

……

在这个临时搭建的棚子里,人越聚越多,修鞋、理发的都排上队了。志愿者们为接踵而来的员工们认真、热情地服务着。

“嘿!看我这发型,多精神!”王柏杨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新发型,臭美上了。

焊工李庆发穿上刚刚修好的工靴,不停地向修鞋师傅道谢,并对张爱国说:“书记,咱们的‘支前服务’太贴心了,真正为我们前线员工解决了实际问题啊,领导想得周到,组织的怀抱温暖啊!”

转眼到了开工时间,员工们陆续离开了暂设区。在午休这短短的一个多小时里,志愿者共为10多名员工理发,修了20多双鞋,为前线员工送去了贴心的服务。实习记者朱丽杰

B乌兰巴托时间8月10日10时10分

时差:无

地点蒙古国东方省乔巴山市塔木察格油田

大草原上感受“透心凉”

“啊,凉快,解渴!”乌兰巴托时间8月10日10时10分,井下作业分公司压裂大队压裂二队的罐车司机茹希祥一口气喝了一碗带着冰碴儿的绿豆水,享受着从头凉到脚的感觉。

“快来,快来解解渴……”餐车刚到,茹希祥第一个喝下绿豆水后,其他人也都围了上来,大家你一碗我一杯地喝了起来。

在蒙古国炙热的大草原上,看不到一棵树,没有一点阴凉地儿,只有火热的太阳和一股股热风。在这40摄氏度左右的高温天气里,也就这一碗绿豆水能让压裂二队的员工找到一丝凉快的感觉。

压裂二队到蒙古国施工几年来,每到盛夏,队里就会煮绿豆水给大家解暑降温。今年7月初,天儿刚有热意,队书记周全就嘱咐厨房师傅给大家准备了绿豆水。

“这几天天儿热,把绿豆水准备足足的。”8月9日晚,周书记又嘱咐厨师刘占良。刘师傅加了绿豆的量,煮了一大锅,放进了冷库。10日9时许,餐车拉着一大保温桶带着冰碴儿的绿豆水上井了。

在塔19-117井场,压裂队的30多名员工正在紧张地进行压裂施工。太阳越走越高,阳光也越来越强,员工们的脸上流下了汗水,身上的工服也湿透了。

当大家远远地看到餐车一颠一簸地来了,兴奋极了。这不,餐车一到,员工们就围着大桶喝起来。“真是透心凉啊,没有比这更好喝的饮料了!”员工宋祥荣喝了一大口,美美地说。大家喝完绿豆水,都“神清气爽”了,回到岗位上干活儿好像也有劲儿了。

其实,看着员工们每天顶着大太阳勤勤恳恳地工作,队书记周全和队长蔡洪涛很心疼,尽可能地为员工们提供舒适的生活条件。而且,每天一碗带冰碴儿的绿豆水,给员工们的感觉是凉快在身上,热乎在心里!       实习记者朱丽杰

C最丰盛的早餐

阿拉木图时间8月10日8时10分

时差:晚2个小时

癫痫病治疗最好医院

地点哈萨克斯坦国克孜勒奥尔达市

“请问,哪里能买到鱼?”

“不知道。在这儿买鱼,你得碰运气。”8月10日一大早,在克孜勒奥尔达市的早市上,有个中国女子行色匆匆地走着,她一边走,一边比比划划地打听哪里有卖鱼的。

这个中国女子就是装备制造集团销售公司哈萨克项目部的项目经理刁雅儒。奇怪,她为啥一大早就四处买鱼?原来,她是急着给王天扬做顿好吃的,不然这小子又要“蹽”到前线去了。

王天扬是项目部现场作业班长,由于去吉尔吉斯坦办签证,昨天回来时在项目部逗留了一晚,今天上午就得返回前线。

这次见到王天扬,刁雅儒发现他又瘦了,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小王吃腻了牛羊肉,现在特想吃一顿鱼解解馋。哈萨克斯坦地处中亚内陆,当地民众大多是伊斯兰教徒,饮食主要是牛羊肉,想吃顿鱼,难。

想不到吃顿鱼都成了小王这么大的一个心愿,刁雅儒心里挺难受,她一定要想办法给小王做顿鱼。这不,一大清早,她就跑到早市买鱼来了。可是弥漫着浓浓膻气的小市场里,除了牛肉,就是羊肉,一个卖鱼的摊位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刁雅儒又气喘吁吁地跑到另外一个早市。刁雅儒记不清走了多少条街,问了多少个人,终于发现了一个卖鱼的小摊,乐得差点没蹦起来。可是没想到,摊主说就剩两条鱼了,打算自己留着。

刁雅儒一听,忙跟摊主商量。刁雅儒越着急越说不好哈国的语言,干脆用手比划起来。摊主总算明白了,原来眼前这个中国女子是想给员工做一顿像样的早餐。

“你们中国人对下属可真好。”摊主被感动了,将鱼装进塑料袋,递给了刁雅儒。

刁雅儒拎着鱼欢天喜地地回到驻地时,大家伙还没起床。刁雅儒一头钻进厨房,扎上围裙,忙活开了。等做完了红烧鲤鱼,刁雅儒还不满足,又做了一盘酸菜鱼。“嗯,这回足够小王解馋的。”

鱼做好了,刁雅儒派人悄悄地送到了小王的房间。8时10分,鼻子灵敏的小王一起床就大叫了一声“有鱼”,立即扑到餐桌前,高兴得都不知道说啥好了。这顿饭,小王吃得很饱很撑也很美,他说一定要记住这个味道,这是家的味道,是妈妈做饭的味道。   实习记者卞鹤

D加拉加斯时间8月9日21时40分

时差:晚11个半小时

地点委内瑞拉巴林纳斯市物探一公司委内瑞拉项目部

经理客串队医

加拉加斯时间8月10日20时30分,天已经完全黑了。这会儿,在委内瑞拉工作的大庆石油人都干嘛呢?上网、下棋,还是早早地上床睡觉了?

咦?物探一公司委内瑞拉项目部的机械师张祝林的房间亮着灯呢,估摸是没睡,但是他的状态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哦!原来小张感冒了,正在挂吊瓶。坐在一旁的人是队医吗?当然不是,他是项目部的经理曲德民。

您可能会纳闷,打针输液还要经理亲自陪同?“在异国他乡,领导不止是领导,还是家长。”这不,曲德民就是按照他这句口头禅来要求自己的。员工癫痫病可以治好吗生病,他都尽量亲自照顾,多次的陪护经历已经让他变成了半个护士,今天,他又一次客串起了队医!

曲德民一会儿给小张倒杯水,一会儿问小张饿不饿,一会儿又给小张拿个枕头靠在后面,这股关心劲儿真有那家长范儿,把小张弄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跟我有啥客气的,你刚来这边没多久,记住了,以后有啥需要,尽管来找我。”曲德民这句话就好像是一颗定心丸,让小张的心里有了依靠。

“经理,时间不早了,你回去睡吧,我自己也能拔针。”看着曲德民眼里的血丝,小张满怀愧疚地说。

“那怎么行,输液的时候容易滚针,我得看着,再说我也不困。”说完,曲德民“不争气”地打了个哈欠。虽然他把身子转了过去,小张还是很清楚地看到了。干了一天的活儿,曲德民能不累、能不困吗?

为了驱走瞌睡虫,也为了给小张解解闷,曲德民和小张闲聊起来。说着说着,两个人同时想到了地球另一边的家乡。每次小张想家,总是有一种思乡的惆怅,可这会儿,他身在病中,却没那么伤感。是呀,有曲德民陪着啊。

夜,越来越深了,药液一滴一滴地进入小张的静脉,同时,感动也渗进了他的心里。

时针慢慢地强力抗癫痫药转动,21时40分,点滴总算结束了。曲德民俯下身,飞快地将针头拔出来,然后紧张地问小张:“怎么样,疼不疼?”

小张摇了摇头,曲德民这才松了口气,笑呵呵地说:“看来,我的技术还不赖。”

小张也跟着咧嘴笑了,其实这会儿,就算疼,他也感觉不到,因为心里暖呀。

实习记者卞鹤

E喀土穆时间8月10日5时10分

时差:晚5个小时

地点苏丹弗拉东北部地区FNE-48井场

暴雨中的支援

轰隆!轰隆!

喀土穆时间8月9日23时,苏丹弗拉东北部地区的上空突然间电闪雷鸣,一阵雷声过后,是倾盆的暴雨。来势凶猛的暴雨把正在施工的大庆钻探苏丹项目部第六作业区DQ43队的员工浇了个措手不及。

“不好,这暴雨下得真不是时候,队员们正在下套管呢!”正准备休息的DQ43队平台经理张志宏听到外面突然间雷雨交加,噌地一下从床上蹿了起来,拎起两件雨衣,拿吉林最好的癫痫医院起手电筒和对讲机,两三分钟就跑到了施工现场。

原来,只要开始下套管,就不能停工,不然会发生卡套管事故,那样的话,问题就不好解决了。张志宏紧张的是在这样的大暴雨中,施工能不能正常进行。另外,下雨施工也很危险,所以他马上上钻台支援。不约而同地,工程师李轶鹏和机械师李法海先后也赶到了钻台。

这时,带班队长王严秋从值班房里拎了几件雨衣出来,分发给大家。

“来,快把雨衣穿上。”张志宏看到当地雇员都穿着雨衣,而把雨衣让出去的带班队长王严秋和司钻曹峰已经被雨水淋透了,忙把身上的雨衣脱下来递了过去。

雨下得太大了,即便穿着雨衣,十几分钟的工夫,所有人也都湿透了。见雨势不减,当地雇员放下手中的活儿躲了起来。

但是下套管不能停,张志宏、李轶鹏和李法海顶了上来。李轶鹏和李法海守在井口作业,配合着开吊卡、扣吊卡,张志宏操作套管钳,他们在雨中艰难地操作着。

见中方人员坚持冒雨工作,当地雇员也三三两两地走了出来,主动一起作业。就这样,10个当地雇员与5个大庆石油人配合,一直忙到8月10日5时10分,套管全部安全下完。这时,雨也渐渐小了起来。

“你们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雇员,感谢你们在暴雨中的坚持,感谢你们出色的工作!”顺利下完套管,张志宏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他拍着雇员们的肩膀说道。

当地钻井监督Mohammed看到DQ43队所有人团结一心,在这样的大暴雨中一点儿都没退缩,伸出大拇指说:“GoodTeam!”

实习记者朱丽杰

友情链接:

贵人多忘网 | 常青树保险 | 域名查找 | 繁星春水赏析 | 社区矫正立法 | 广州织带厂 | 天意数码快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