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林志颖综艺节目 >> 正文

【春秋】舍身崖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徐映雪坚定的向山顶走着,那里有她的精神支柱,有她的美好回忆,有给她做一切决定的勇气。熙熙攘攘的人群,虔诚的,不虔诚的,开心的,不开心的,各种心思的人啊,彼此拥挤前行。

徐映雪纤弱的身影夹杂其中,大红色的风衣帮着她抵抗北方深秋的寒意,一双旅游鞋便于她登山,背上还背着一款男士双肩背包,准确的说是很旧的背包,黑色的,显着极不协调。

来到半山腰,已然身处人间仙境。背后是巍峨的大青山,山势陡峭雄伟,奇石林立。山上长满了树木,杨树只剩下枝杈,桦树已经变黄,松树仍然深绿,局部就呈现了一山有四季。由于山势高耸,半山处已经白云环绕,游客此时置身云雾之间,仿佛白色的云海里有众多的“鱼儿”在畅游。被这美景感染,游客们很是高兴,大声的说笑着,真是漂亮,不枉此番劳动筋骨。一个个拿出手机开始拍照留念,自拍的,合影的,拍云的,拍山的,拍树的。

在青山白云人海之间,一抹红色点缀其间。虽然徐映雪来过几次,但是她仍然被美景吸引,驻足观望。自己身处云雾之间,亦真亦幻。

恍惚间,一丝声音进入徐映雪的脑海,把观景发呆的她拉回现实。

回头一看,一名中等个头二十多岁样子的男子在和她说话:“美女,能合个影吗?”一顿,又说道:“这景色真漂亮,就和你一样漂亮,哈哈。我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听见。自己被自己吸引陶醉了吗?”

很冷,徐映雪一点也没感到好笑。淡淡的说:“你在夸景?夸我?讲笑话?还是搭讪?”

映雪是很有礼貌涵养,又胆小怕事的人。平时绝对说不出这种话,只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心境自然不同,只是想把这男子怼的远远儿的。

甭看这男子年轻,确是搭讪界的老手,更准确点说是胆儿大不害臊。接着映雪的话茬儿:“景美,人美,我都夸。不是笑话,这是实话。至于搭讪吗!是,因为你确实漂亮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呀。”

徐映雪长的确实挺漂亮。一米六五的身高,身材匀称。一头乌黑的长发被扎成马尾辫自然的垂在身后,眼睛并不大但透出神采,小嘴嘴角微微向上翘起,皮肤晶莹剔透。其实,她并不算是美女,准确的说是耐看,很耐看。佛教《无常经》中说道:“世事无相,相由心生,可见之物,实为非物,可感之事,实为非事。”徐映雪大概就是相由心生的典型吧,心地善良体现到外表,并不出色的五官结合到一起,美的不可方物。

映雪一愣,脸上顿时绯红。口舌之利,她怎么对的过这男子。支吾半天,一句话都回不过去。

那男子见状,以为映雪被他的话哄骗住了,向前走近一步,脸上笑容更盛,说:“我说的都是实话啊,你确实美,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形容,才贴切,对对,就是这样形容。”

徐映雪心里厌恶之情徒生,不由地皱了皱眉,没说话。

那男子继续套着近乎,说:“我家就是这附近的,美女是哪的人啊?方便不方便留个联系方式?”见映雪还是没说话,接着说:“我前几年大学毕业的,应聘在x公司上班,工资一个月不到一万,刚刚够花。”说完这话,男子的鼻孔张的老大,眉毛向上挑起,骄傲的情不自觉的流露到脸上。

大青山地处一个小县城,事业单位五六千的工资都算中等偏上。企业方面,只有几家公司,男子说的那家最好,待遇优厚。能进这家公司的,除了少数托关系走后门外,绝大部分都是有真本事的人。可这些都和徐映雪没关,她只想先登上大青山上的舍身崖。

瞅了一眼男子,平复下刚才的心情,脸上的红晕也慢慢褪去,淡淡的说了一个字:“滚!”

那男子还在刚才的骄傲里没有出来,鼻孔都要朝天,四周的云气好像都被他吸的淡薄些。张开嘴,还要说点什么。

徐映雪表情变的冷漠,又送给男子一个“滚”。

男子没听到还是没听明白这个字的意思,只是鼻孔收了起来,眼睛睁大,嘴也张大。

比数九寒冬还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滚”。

男子看着映雪冷漠的表情,听到令他发寒的“滚”字,不由的退了一步,再退一步,突然转身急急的远去。

映雪长叹一口气,回头看了看无尽的云海,又抚摸了一下身后的黑色背包:“云长哥,咱们快到舍身崖了。”迈开步子,沿着青石铺成的羊肠小道继续前行。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徐映雪,反而让她想起了初次与朱云长相识的场景。

2

五年前的农历九月初九,徐映雪和她的好姐妹——马春华——来登大青山。

为啥要选在这天?

马春华和别人设计好的套儿。

徐映雪和马春华是大学舍友,关系密切,但是两人的性格截然不同。徐映雪内向老实、恬静、勤奋,马春华外向、张扬、有心机。徐映雪生活上很节俭,学费和日常花销不用家里一分钱,都是勤工俭学或者带家教打零工赚来的。马春华除了偶尔上课外,所有时间都用在社交上,花钱自然大手大脚,家里那三头五百哪够她花。都和哪些人社交?能满足她大手大脚花钱的所有人。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关系走的很近,有人背后告诉映雪离马春华远点,别把你卖了还帮数钱呢,映雪不以为然,都是同学关系不存在金钱利益,怕什么?

马春华的“社交人员”里有个叫周文龙的,他是某局的主要领导,还是一家公司的幕后老板,权钱都有,关键这人心术不正。他每个月都要花几万块钱在马春华身上,各得其所,都是为了“玩”。最近,他的公司遇到大麻烦,于是请了个“香头”找“办法”。大家都知道,心里越是有鬼的人,越是信鬼神,做坏事的时候不想鬼神不敬畏鬼神,有问题了来求神问卦。

这个“香头”出了法,让找甲戌年甲戌月甲戌日的女人,想法取她的头发,再扎个小人儿,把头发放进小人儿内,等到几天之后的重阳节,让这女人把小人儿扔到几百里外的舍身崖下。

周文龙动用关系,查了这个生辰的在本市的所有人员。无巧不成书,找到了徐映雪身上,关键她还和马春华相熟。

周文龙花几万给马春华买了套化妆品,哄的她开心,二人坏心思一转,合了一计。

马春华火急火燎地找到徐映雪,假装愁眉不展欲言又止的样子。映雪问她:“春华,你怎么了?想说啥,赶紧说。”

马春华假意说:“都不好意思给你说。”

“咱俩啥关系,你就说呗。”

马春华说:“我前段时间不是总是做噩梦吗,都是小事儿也没给你说。但是始终在做,还越来越怕人,又碰鬼又碰怪,有时候还梦到自己死了。心里觉得害怕,就给我妈打了个电话。我妈说这不是小事,就看‘香头’,告诉我找个属狗的农历九月十一的人帮忙,让她在几天后的重阳节陪我去逛大青山,再帮我把“灾星”扔到悬崖下面。我知道你生日就是那一天的,怕你笑话我封建,也怕你不”映雪哈蛤笑道:“我以为啥事呢,你本来就是封建迷信。不过既然看了,不管管不管事,帮你一次就是。对了,九月初九是周几。”

马春华知道是哪天,假装翻看手机,说:“是周四,不过咱们放国庆假。”

映雪一撇嘴,说:“你倒是天天没事,我打算去图书馆的呢。不过为了你,也不在乎一天。”

马春华给了徐映雪一个个大大的拥抱,说:“万分感谢我的好闺蜜。”

马春华从徐映雪的梳子上了拿了几根头发,偷偷藏进先前就扎好的小人儿里,万事俱备。

3

九九重阳日,徐映雪和马春华坐上班车出了市区,十点左右,二人到了大青山脚下。

人多,和今天一样多。

她俩随着人群缓步前行。徐映雪东张西望观看着美景,不时地用手机拍照。马春华心里有事,拉着映雪想着快点上山。二人“拉拉扯扯”、“打打闹闹”,中午时分,来到大青山顶舍身崖旁。

离着悬崖边几米的地方,徐映雪张开双臂迎着太阳,感受深秋寒意中的暖阳,呼吸着沁人心脾的空气。马春华哪里有这闲心,他从包里拿出用塑料布层层包裹得小人儿递到徐映雪眼前,说:“映雪,别发愣了,帮我把它扔到悬崖下面去。”徐映雪伸手接过“一”塑料布,疑问道:“这是啥?”马春华说:“这里放的是一些符纸,不能见光,就用塑料布包起来了。”映雪嗯了一声,也没多想,用力一扔,一团反射着太阳光的塑料布团飞下了舍身崖。

马春华完成了任务,游玩的兴致自然就有了,她开始拉着映雪漫山遍野地游逛。坐索道,看奇石,穿林海,趟小溪。最后,二人驻足鸽子石下。这块奇石,如真鸽子一般栩栩如生,旁边还有树木映衬。映雪心中高兴,不由地说了句“晴鸽试铃风力软”。

“雏莺弄舌春寒薄”一个男子的声音接道。

徐映雪和马春华看向说话的男子,只见他一米七多点的身高,短发微卷,剑眉大眼,高鼻梁薄嘴唇,肤色白皙,不帅气也不难看,此时也笑呵呵地看着她俩。

男子呵呵一笑,说:“二位姑娘,冒昧了。我看着这鸽子石鬼斧神工,心里突然想到这句诗词,姑娘就说了出来,我也就接了个下句,不好意思啊。”

映雪赶忙说:“没什么的。”

男子接着说:“我看你俩应该是学生吧,是y大学的?”

映雪说:“是y大学,我俩也是同学。”

男子说:“高材生啊,我也是市里过来游玩的。”

映雪心里害羞,说“哪里高材生啊,不敢当。您是做什么的?”

男子说:“我是老师,在一所中学任教。我叫朱云长,二位呢?”

映雪说:“我叫徐映雪,这是我闺蜜马春华。”

朱云长说:“郑同学好,马同学好。”

徐映雪说“朱老师好。”

马春华始终没有搭话。她是什么人?虽然是学生,但是社交能力强看人准啊。一眼就看出朱云长不是有钱人,也不是能玩好耍的个性。朱云长一报家门,马春华轻哼一声,猜得一点不错,她没回话。

朱云长看马春华没搭理自己,有些尴尬,徐映雪也有些不好意思,拉了下马春华,马春华索性转身去看别的风景。徐映雪冲着朱云长抱歉的笑笑,说“别管她,朱老师教什么的啊?”

徐映雪和朱云长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起来,十分投机。过了一两个小时,马春华转回鸽子石这,对徐映雪说:“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映雪看了看时间,朝着朱云长说:“朱老师,不早了,该回城了,要不没回城的车了,您不回去吗?”

朱云长微微一笑,说道:“回啊,咱们应该一路。”

就这样,三人乘车回城,朱云长和徐映雪互留了电话。

4

第三天是周日,映雪打算去图书馆看书,她起了个大早儿,怕占不上位置。收拾好东西正准备出发,被马春华叫住:“映雪,别去图书馆了,给你个惊喜。”映雪疑问道:“惊喜,啥惊喜?”马春华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二人打车来到市区里的一个大酒店门前,映雪看着这华丽的门面,问马春华:“春华,来这?”马春华歪头看着映雪说:“对啊。前天咱俩去了舍身崖,我做噩梦的毛病好了。为了感谢你,来这给你过生日。”映雪惊讶道:“感谢我,过生日?”马春华还是看着她说话。徐映雪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自己的家庭就没有过生日这个习惯,自己从小就没过过生日,马春华能想到给自己过生日,心里即高兴又感激,抱住马春华激动地说:“谢谢春华,不过这个地方太奢侈了吧。”

马春华嘿嘿笑道:“咱俩谁跟谁,走。”

二人走进酒店,来到二楼的一个包间内。只见这包间内,地板是淡黄色的高级木质地板,墙壁是用香樟木钉制到一起,屋顶分散挂着八盏莲花样的琉璃灯,中间的桌椅都是铁木制成,看数量能容下二十人,在房间内还分散摆放着茶几、衣架、柜子之类的物品也都是木制。看来这的老板喜欢复古,也舍得花大价钱。

靠近窗户的两张椅子上坐着两人,都是四十多岁的模样。主位上的这位身体微微发福,圆脸,戴着金边眼镜,此时他站起身,显出个头不高,五短身材。旁边的那人也跟着站起来,他肤色黝黑,身材胖大,满脸横肉又带着贱像。

这二人满脸笑容迎到门口,矮个男人哈哈笑道:“表妹来了,这位就是徐映雪徐小姐?”高个男子在一旁傻笑,不停点头哈腰。

马春华也笑道:“表哥,这就是映雪。”

映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点不知所措。

马春华先拉着徐映雪进了包间内,找了靠近窗户的一张椅子让她坐。映雪哪里坐的下?小声问:“啥情况。”

马春华咯咯娇笑:“映雪,我哪里有那么多钱请你来这消费。这是我表哥周文龙,是一个公司的老板。他听我妈说我做梦的事,又听我说起你,就准备了这次大餐,感谢映雪大美女帮忙。”

徐映雪抓紧衣角,半低着头说:“谢谢周老板,不用这么客气的,我和春华是好朋友。”

其实,徐映雪和马春华登大青山那天,周文龙怕有闪失,他早早的就上了山顶等着,直到徐映雪扔了小人儿到崖下,他心里的石头才落下。仔细一看徐映雪,不由地呆住,这样的美人少见啊,他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不动声色,回头问马春华。马春华坏笑:“怎么着,相中了?给我啥好处,我帮你牵线搭桥。”周文龙呵呵笑道:“我这刚入手的宝马M4,送你了。”马春华大叫:“太棒了,包在我身上。”二人又合计了坏点子,就有了今天这一出戏。

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愈
江苏哪里治癫痫病
哪家医院治癫痫最专业

友情链接:

贵人多忘网 | 常青树保险 | 域名查找 | 繁星春水赏析 | 社区矫正立法 | 广州织带厂 | 天意数码快印